王娜娜:正努力找学校上学 至今没收到道歉赔偿
分类:国内国际 热度:

左:王娜娜,右:罗彩霞
左:王娜娜,右:罗彩霞

罗彩霞出示杨荣华签字承诺书
罗彩霞出示杨荣华签字承诺书

被顶替者王娜娜曾因一句“这事不用折腾到联合国”引发网络热议
被顶替者王娜娜曾因一句“这事不用折腾到联合国”引发网络热议

王娜娜因为落榜一度颇受大家,因此在找回“自己”时相当卖力
王娜娜因为落榜一度颇受大家,因此在找回“自己”时相当卖力

接受央视采访时,王娜娜痛诉“别人过了我想要的人生”
接受央视采访时,王娜娜痛诉“别人过了我想要的人生”

王娜娜至今难以释怀,“我考上过大学!”
王娜娜至今难以释怀,“我考上过大学!”

  “教育部发文要求各高校按照国家招生政策规定和学籍管理规定,开展新生入学资格复查。严防冒名顶替和资格造假。”王娜娜在睡前刷微博时看到了这条新闻,感觉心里安稳了一些。

  13年前,一张被动了手脚的高考录取通知书把她的命运推到了另一个轨道。上大学、当老师的假“王娜娜”冒名顶替过了13年她想象中的生活。

  2015年,她才发现原来自己的人生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如今已经而立之年的王娜娜奔波在校园,渴望找一个学校重新上学。

  对于王娜娜的遭遇,罗彩霞感同身受。早在六年前,她发现五年前本该属于她的高校录取资格被人顶替,幸运的是,在当年案件当事人已受到处罚。罗彩霞自己,也因为这次境遇,改变了职业的规划,从新闻当事人成为了一个记者。

  1

  罗彩霞:

  从当事人到新闻人

  2009年,湖南邵东学生罗彩霞发现自己被当地公安局政委女儿王佳俊冒名顶替上大学;当年10月,王佳俊父亲王峥嵘因伪造国家机关证件罪、受贿罪,数罪并罚获刑4年。

  罗彩霞以姓名权、受教育权受到侵害为由,将王佳俊、王峥嵘等8名被告诉到法庭索赔。2010年8月13日此案开庭,经过近3小时的协商,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王峥嵘给付原告赔偿金4.5万元。

  愿意赔偿说明他们承认错了

  深读:被冒名顶替这件事,对你造成的影响现在完全消除了吗?

  罗彩霞:都陆续解决了。当时面临的困难是我毕不了业,拿不到毕业证书、 学位证书,然后也拿不到教师资格证;还有就是办不了银行卡,银行不能开户,办银行卡显示的身份信息都是别人的。

  深读:最后的赔偿款拿到了吗?

  罗彩霞:拿到了。当时是庭内和解,一共赔了45000块钱。

  当时我起诉他们的初衷并不是为了钱,我只是为了拿回属于自己的证书和身份信息。这个钱是调解的结果,多少我没有计较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既然愿意赔付这笔钱,就说明他们承认自己错了,这就够了。

  当时舆论说我要求更多,其实并没有,我比任何人都想让事情早点结束。在这个过程中,我和我的家人都承受了特别大的压力,而且因为当时是在天津立案、长沙异地开庭,被告则分散在贵州、广东、湖南多个省市,要把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时间消耗特别长。

  深读:冒名顶替,在你看来是什么层面的问题,现在能理清楚了吗?

  罗彩霞:冒名顶替侵害了他人的受教育权,说到底是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问题,权力和利益充斥其中。这其中也涉及到把我档案信息和身份信息泄露的部门。

  能在电视台工作全靠自己努力

  深读:你后来被冒名的人有过联系吗?

  罗彩霞:王佳俊始终没有出现,我跟她只在起诉阶段有过两次短信联系。但是她的律师代表他们家庭向我道歉了。

  可能头两年我会比较不能接受,因为很多人说我是因为被冒名顶替才有了电视台的工作,我想说的是,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获得的。

  虽然第一年我没读上大学,但是第二年我考了更好学校,我觉得还算可以,也能平静了。

  深读:当初那么坚持找“自己”,承受的压力主要来自哪些方面?

  罗彩霞:最主要的压力还是毕业的“三证”拿不到。觉得他们不仅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用了我的身份信息和高考分数,出事之后还咄咄逼人,要我继续妥协,要求我去更改身份证号、个人档案,我觉得这样太欺压人,不太愿意去妥协。当然,最后我的诉求基本达到了。

  深读:第二年考上天津师大是多少分?

  罗彩霞:第二年考了570多分。现在来看,第一年应该是录取了的,只是当时年纪还小,什么都懵懂,不懂要去查去追究。

  我也是在2009年事情发生之后才去了解的,发现我的分数比当时报考的两个学校录取分数线都要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录取通知书,之后也没有去追究。

  从新闻当事人转身成为记者

  深读:大学毕业这几年都做了些什么?

  罗彩霞:我在2009年6月毕业,因为很多原因休息了一年。2010年8月底进了成都电视台,在成都台《真相30分》栏目做编导。

  2012年2月,我应聘进了央视,到了北京,在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等栏目做编导;2013年底转去了科教频道,此前一直在频道的《原来如此》做编导。

  后来,怀孕生孩子请了假,到现在才刚开始重新开始工作。

  深读:当时选择做新闻记者,跟被冒名顶替的这段经历有关吗?

  罗彩霞:应该说是有直接关系的。一个人的经历会改变一个人的决定和际遇吧,我当记者就是因为我的事情跟媒体打交道比较多。

  在对记者和新闻行业有了一定认知后,后来我再去成都找工作的时候,联系了之前采访过我的记者。经过他的介绍,我进了成都电视台。但是我能留下工作全凭自己的努力,当时实习记者一个月才1000多块钱工资,我坚持了六七个月才转正。

  深读:后来看到王娜娜事件,有什么反应?和王娜娜有过联系吗?

  罗彩霞:只能说感同身受吧,当时就是觉得她好可怜。她的事情那么多年之后才被报道出来,而且对方的态度一直很嚣张,做错了事,还要她去更改身份信息,这样太过分。

  我跟王娜娜认识有一段时间了,今年2月份央视做王娜娜的节目,跟我有连线,我就加了她微信。跟她第一次见面是在今年6月份,在辽宁卫视,我们现在就是一对“患难姐妹”,相互打气,聊聊彼此的工作生活。因为有相同经历和话题吧,关系一直比较好。

  深读:现在你怎么回看整个事件?

  罗彩霞:我只能说,这件事情就是我人生的转折点。最重要的是这件事情改变了我的就业方向,人生规划也不一样了。在天津师大读书的时候原本想毕业当个老师,但找回“自己”,让我从新闻当事人立志成为一个新闻人。

  2

  王娜娜:

  正努力找学校上大学

  2003年高考后,王娜娜因未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以为落榜便外出打工, 之后结婚生子。

  2015年5月,因贷款受阻的王娜娜发现自己当年并非落榜,而是考上了周口职业技术学院,但被张莹莹顶替入学。

  2016年4月29日,河南周口王娜娜被冒名上大学事件调查组再次公布了事件的最新调查结果,13名相关责任人受到了处理,其中3人涉嫌违法线索已移交司法机关。

  最近正在努力联系学校上学

  深读:又是一年开学季,看到这些心底会有波澜吗?

  王娜娜:现在看到别人上学,心里特别难受,已经连着失眠三个晚上了。我今天去学校,看到图书馆里好多学生,他们为了考研,暑假都没离校。那时我就感觉自己错过的东西太多了。

  深读:为什么会去学校?

  王娜娜:去学校学习,是我一直以来的心愿。我要的不是学历,而是想要和同学在一起读书、上课,享受一种学习的氛围。

  此外,我也想给孩子做榜样。我的孩子一个马上要上二年级了,另一个才上幼儿园 ,这两天我一直在为他们开学做准备。他们看到妈妈还在读书,也会对他们产生激励。 当然,我心里也产生过动摇。

  两个孩子那么小,成长就只有一次,两三年的时间。我不能因为想完成一个梦想再滋生新的遗憾。

  深读:继续深造学习和家庭,有想过什么均衡的办法吗?

  王娜娜:最近我自己也在努力找上学的学校。暑假的时候我去过北京的传媒大学、吉利大学咨询,最近也去河南科技大学。因为河南科技大学离我们家比较近,骑电动车10多分就到了。离家近就会有时间带孩子。

  此外,传媒大学那边也有远程的课程,我还在考虑中。

  对方至今仍欠我一个道歉

  深读:你被冒名事件有最新处理进展吗?

  王娜娜:7月上旬的时候周口的法官给我打电话,说这3个犯罪嫌疑人已被移交到检察机关,让我去旁听,后来临时通知说开庭取消,另行通知。现在还在等开庭时间。

  深读:冒名顶替者张莹莹后来有和你道歉过吗?

  王娜娜:没有。这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因为她顶替了我,用我的名字上学。不管怎样,她都应该和我道歉。

  但自始至终,她连手机短信都没给我发过。现在有时候我有一种特别恨她的感觉。

  深读:截至现在,收到赔偿的钱了吗?

  王娜娜:我现在没有得到一分钱,连道歉都没有。之前说的30万元只是两方协商时,学校要求写个具体的金钱诉求时顺手填的。

  冒名顶替改变了我的人生

  深读:冒名顶替事件对你个人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王娜娜:我的人生轨迹完全改变了。最重要的是没有机会接受高等教育。

  当时我复读一年,参加了两年高考。第一年高考,同学七八月陆续就收到通知书。我那时以为没考上,就去复读了。直到国庆节才收到通知书。那时觉得时间来不及,也没问。

  考学时,家里对我期待很大。当时穷,负担不起几个孩子同时上学,弟弟妹妹把上学机会让给我。现在我还对他们充满愧疚。第二年得知我没有考上后我真的失望了,感觉这辈子就没有上大学的命,就出去打工了。

  深读:高中同学现在都在做些什么工作?

  王娜娜:同学们有当教师的,也有做会计工作。在当时我们家乡上学的不多,只有三个人上了高中,那时有种很骄傲的感觉。现在想想很失落。

  大学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不是我学习的终点,而是起点。我缺的东西太多了。

  深读:有想过假如当年考上大学人生轨迹会是什么样?

  王娜娜:我当时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当年她也曾就读周口技术学院。毕业后她又读了研究生,现在在郑州一中教课。我当时要是上了学,和她的轨迹会很相似。在农村,渴望知识改变命运的愿望还是比城里人更加强烈。

  文/记者丁雪 实习记者明廷宝

  编辑/纪欣 新媒体编辑 李京伟

上一篇:北京警方证实公交站杀人案嫌犯树林内上吊身亡 下一篇:巡视组:广电总局把控正确舆论导向不牢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